​【征文】(流年)梧桐呓语

  • 263
  • 2
  • 2018-06-11
  • 华塑股份


早年,到曾宪玉老师家作客,从教学楼到教师宿舍,宽阔的走道两旁,是高大魁梧、体态舒展、叶阔如掌的梧桐树,脚下是零星点缀的梧桐叶子,一路走过林荫大道,绿荫蔽日的景象十分壮观。老师偏爱梧桐,说的一句“从‘一株青玉立,千叶绿云委’到‘黄叶飘零,枝头萧条’,梧桐是最能代表秋天的”记忆尤深。想来是因为梧桐对时令十分敏感的缘故,从此便知何为“一叶知秋”。

旧时记忆层叠,时至今日,自07年一别,再也没闻见那两行高大茂密、令人神往的梧桐味道。故园梧桐今还安在否?梦里几回再现当时的情形,它们不言不语,静静地站在那里,仿佛是一个久远的梦,伴着我挥之不去的记忆,在怀想中静静生长,牵扯我的思念,百转千回。

终于,在昨日驱车前往淮南的路两旁,邂逅了亲切熟悉形态相像的身影。是梦,是幻?待家人打断我的思绪,才发觉眼前所见非虚。于是,浸染家乡味道的梧桐树就此驻扎留步。绿荫蔽日、知了长鸣是一种听觉享受,却难掩近日的撕裂疼痛之感。还好,你在聆听我的心事。

咀嚼和消磨晏殊的《撼庭秋》:“别来音信千里,恨此情难寄。碧纱秋月,梧桐夜雨,几回无寐!”和《采桑子》:“梧桐昨夜西风急,淡月胧明,好梦频惊,何处高楼雁一声?”中的梧桐韵味之后,能否放下心灵的重负回归自然。梦见自己坠落,这一场风波,一切皆由因果。

人生之路,时光匆匆,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,生命在岁月里缓缓蹉跎,喜怒哀乐在光阴里渐渐别离,又听见时间从指缝滑落的声音,宛如一声声无奈的叹息。轻敲键盘,用胡言乱语的文字来覆盖岁月的苍凉,终抵不过近日的惆怅。

看庭前花开花落,荣辱不惊,望天上云卷云舒,去留无意。念起梧桐,心中便温暖许多。想起梧桐,心中便有归宿。向前看看,往后看看,眼前便是最好的安排。

(阳光  阡陌编辑)

快给朋友分享吧

点赞

>+1